投稿指南
来稿应自觉遵守国家有关著作权法律法规,不得侵犯他人版权或其他权利,如果出现问题作者文责自负,而且本刊将依法追究侵权行为给本刊造成的损失责任。本刊对录用稿有修改、删节权。经本刊通知进行修改的稿件或被采用的稿件,作者必须保证本刊的独立发表权。 一、投稿方式: 1、 请从 我刊官网 直接投稿 。 2、 请 从我编辑部编辑的推广链接进入我刊投审稿系统进行投稿。 二、稿件著作权: 1、 投稿人保证其向我刊所投之作品是其本人或与他人合作创作之成果,或对所投作品拥有合法的著作权,无第三人对其作品提出可成立之权利主张。 2、 投稿人保证向我刊所投之稿件,尚未在任何媒体上发表。 3、 投稿人保证其作品不含有违反宪法、法律及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之内容。 4、 投稿人向我刊所投之作品不得同时向第三方投送,即不允许一稿多投。 5、 投稿人授予我刊享有作品专有使用权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:通过网络向公众传播、复制、摘编、表演、播放、展览、发行、摄制电影、电视、录像制品、录制录音制品、制作数字化制品、改编、翻译、注释、编辑,以及出版、许可其他媒体、网站及单位转载、摘编、播放、录制、翻译、注释、编辑、改编、摄制。 6、 第5条所述之网络是指通过我刊官网。 7、 投稿人委托我刊声明,未经我方许可,任何网站、媒体、组织不得转载、摘编其作品。

书写幸福留言这五年系列报道之一财富传承的遗

来源:今日财富 【在线投稿】 栏目:期刊导读 时间:2021-06-10
作者:网站采编
关键词:
摘要:编者按 过去被国人忌讳谈及的遗嘱在近几年逐渐被人们接受,甚至很多老年人有主动去订立的意向。中华遗嘱库自从2013年3月成立以来,持续为60岁以上老年人免费办理遗嘱的咨询、登

编者按 过去被国人忌讳谈及的遗嘱在近几年逐渐被人们接受,甚至很多老年人有主动去订立的意向。中华遗嘱库自从2013年3月成立以来,持续为60岁以上老年人免费办理遗嘱的咨询、登记、保管业务。作为国内首家继承行业的公益组织,中华遗嘱库广受业界好评:2013年被评为“中国十大家庭事件”,荣获2016年度“北京社会好人榜”……国内外多家媒体争相报道中华遗嘱库的公益事业。

伴随着老年人订立遗嘱需求的不断增多,中华遗嘱库这五年来在全国不断开辟新的登记点,据记者了解,即使如此,老年人仍需等待数月才能排上号作登记,登记热度只增不减。截至2017年年底,中华遗嘱库共服务近11万名60岁以上老年人,登记保管8万多份遗嘱。2018年1月中旬,前来预约的老人的办理时间已经排到2018年9月底。

是什么样的原因让我国老年人接受并关注遗嘱?又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他们选择中华遗嘱库?本期系列报道,让记者带大家走近中华遗嘱库,了解真实合法有效的遗嘱长什么样,订立遗嘱要避免哪些盲区;听一听专家解析,作为公共服务的中华遗嘱库意味着什么?

>> 北京第一登记中心服务第一位百岁老人

调查显示,2017年北京各法院受理的继承纠纷案件中,七成因缺乏遗嘱导致。而在剩下的案件中,因质疑遗嘱真实性的诉讼案件中,六成遗嘱被认定为无效遗嘱。2017年全国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、民盟中央委员尚绍华提交了《关于加强、规范遗嘱库建设》的提案。不仅在当年,尚绍华委员已经连续数年提出有关遗嘱库的建议。尚绍华委员曾表示,遗嘱库充分发挥了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创新中的作用,引导遗嘱理念,积极预防和化解因财产继承问题引发的家庭矛盾,保障老人处分财产的自由,是一项适时、有益、针对老年人特殊需求、专门促进“老有所安”的社会公共服务创新,应予大力支持。

除了尚绍华,近几年,民盟、台联、致公党等民主党派也将发展目光投到遗嘱库建设上,纷纷提出建议。在云南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上,台联云南省委员会提出建立云南遗嘱库的集体提案。建议应由省民政厅牵头,争取与中华遗嘱库建立合作关系,建立中华遗嘱库云南分库,依托其成熟的运作经验、规范的遗嘱范本、专业的工作流程和保密措施,为60周岁以上的老人提供优质的免费服务。

缘何本属家务事的一纸遗嘱不断获得政协委员以及民主党派的关注?

我们为什么要立遗嘱?

2016年8月5日,浙江嘉善干窑派出所民警接到群众举报,说在姚浜街一幢倒塌的废弃房屋中,工人清理时发现一个木盒,里面有39张银行存单。民警出警后调查发现,所有存单都是一名阮姓女士在1999年至2001年间存入,合计数额超过7.9万元。派出所民警从社区及周围邻居处得知,该处房屋自阮女士2004年去世后一直空置,阮女士的丈夫1987年去世后,阮女士便独自一人居住,儿女都不在本地,很少过来探望。最终,警方在废墟中找到数封信件,以此为切入口,通过公安系统查询到阮女士儿女的联系方式,将遗物交还。

7.9万元的存款,说多不多,说少也不少。如阮女士邻居所言,老人平时省吃俭用,十年如一日的节俭才换来厚厚一沓面值两三千的存单。可能就连阮女士都没想到,要没有民警的帮助,自己的这一箱积蓄临了也无法到达儿女手里。

像阮女士这样等到房屋坍塌才让遗产重见天日的案例不多见,但是下面要说的王秀莲老人和董先生的遭遇,相信很多办理过相同手续的人都深有体会。

七年前,王秀莲的独子突发心脏病去世,为继承儿子留下的房产和存款,老两口跑了很多地方、走了很多程序,虽然麻烦,但是最后也还算顺利。直到四年前,老伴儿的突然离世,一下子让王秀莲陷入窘境。家中的钱一向是王秀莲老伴儿管着,因为走得急,王秀莲甚至连银行存款的密码都没问出。家里的现金当时都用在医药费、住院费上,导致王秀莲连火化费的钱都拿不出来。

董先生在父亲去世后,来到家附近的商业银行咨询,想查一下父亲生前在该银行有没有存款。银行工作人员告知他因涉及个人隐私,不能直接透露,只能靠董先生托公证处过来查询。因老人生前爱藏钱,找不到凭证,不清楚老人生前在哪家银行有过存储,董先生只能一家银行一家银行地查。

许多老人都有藏存折的习惯,有的老人还有收藏品。但大部分老人生前不会将自己的财产情况告诉他人,导致他们的家人常常因为财产下落而与老人身边的人(甚至保姆和服务员)产生激烈的纠纷和矛盾。在娄师白、季羡林等人的遗产案中,当事人所争议的焦点,就是价值天文数字的作品和收藏品的下落问题。


文章来源:《今日财富》 网址: http://www.jrcfzz.cn/qikandaodu/2021/0610/1730.html



上一篇:首富的选择
下一篇:洋县是个好地方

今日财富投稿 | 今日财富编辑部| 今日财富版面费 | 今日财富论文发表 | 今日财富最新目录
Copyright © 2018 《今日财富》杂志社 版权所有
投稿电话: 投稿邮箱: